理論與實務主頁 > 理論與實務 > 實務研讨 >

停運損失該由保險公司賠嗎?

2019-08-08 21:17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2012年至2018年,我国机动车保有量以平均每年5%速度增长,截至2018年已达3.27亿辆(见下表)。伴随机动车绝对量添加,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数量也随之攀升,其引发的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在民事案件中的比重逐年添加。财产损失赔偿范围争议成绩,特别是停运损失赔偿纠纷成绩,已成为审判理论中的热点和难点。在法条缺失、规则失语的情况下,如何处置争议案件,法官普通会根据本人的理解、认知、情怀、价值观等行使自在裁量权,从而出现审判理论中千人千面的局面。因此,本文聚焦道路交通事故中停运损失赔偿之争议展开分析,希望能够为化解和处理相应的矛盾纠纷提供参考。

    基本案情
 
    2017年3月29日01时10分左右,刘某驾驶皖N××93(皖N××40挂)号陕汽牌重型半挂牵引车,沿合肥市望江西路由西往东行驶至长宁大道交叉口时,与孟某驾驶的皖A×××19号重型自卸车发生碰撞,形成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交警处理认定刘某负事故全部责任。涉事重型自卸车在车辆管理部门登记的车辆所有人是肥东北方公司,该车于2017年6月6日经安徽安腾保险公估有限公司评定车损金额为120750元,于2017年6月26日经评定测算车辆维修时长约为30天,综合评定停运时长80天,停运损失为88000元,产生鉴定费8950元。事故单方就赔偿成绩协商未果,肥东北方公司将半挂车驾驶员刘某、半挂车所属公司和保险公司,诉至合肥高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要求被告赔偿车辆损失、停运损失、鉴定费、施救费合计219600元。法院经审理,全额支持了被告诉请,但全部费用由保险公司承担。
 
    分析
 
    停运损失,其本质是侵害运营利益的侵权行为,是指依法从事货运或客运的车辆因交通事故受损在修复期间无法正常运营而形成的支出减少。在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的司法理论中,对于形成停运损失的侵权行为都有相应的法律规制。就本案而言,重型自卸车损坏维修中止营运既成理想,争议点是停运损失的合理性及责任归属。笔者认为本案法官全额支持被告诉请的判决于法于理不妥,有悖公平。应该从合法、合理及责任归属三个方面综合分析认定。
 
    (一)主张停运损失必须以合法为前提
 
    1.如前文所述,停运损失本质是侵害财产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2009修正)》第一百一十七条已明确侵害财产权的民事责任。因此,当作为财产权的停运损失蒙受侵害时,受益人主张侵害人赔偿于法有据。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交通事故中的财产损失能否包括被损车辆停运损失成绩的批复》(法释〔1999〕5号)一方面明确支持停运损失,另一方面明确赔偿责任归属交通事故责任人。在此后很长一段工夫的司法理论中,各地、各层级法院纷纷据此支持停运损失的赔偿主张。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成绩的解释》(法释〔2012〕19号)第十五条第三款进一步明确支持停运损失,但受损车辆必须“依法”从事货运或客运“运营活动”,所主张损失必须“合理”。
 
    法律不保护恶质行为和非法利益,因此,必须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情形才能得到法律的保护。支持停运损失是对道路运输运营车辆预期既得利益的保护,是对当事人财产权的保护,但必须建立在合法、合理的基础上。换句话说,持有运管部门核发的道路运输从业资历证的营业性车辆,因道路交通事故受损修复期间中止运营活动,可以向侵权人主张停运损失,反之则不然。
 
    (二)停运损失计算应有理有据
 
    依前文所述,法律支持合法且合理的停运损失主张。如何合理地界定运营车辆的停运损失,应综合停运时长和日标准有理有据地认定。
 
    车辆停运时长,普通是从车辆发生事故中止运营活动到车辆修复后恢复运营活动这段工夫。理论中可以结合交警事故证明、车辆进出维修厂日期综合认定,但当事人怠于处理或者故意拖延等情形不计在内。
 
    关于日标准,截至目前暂无全国性标准或操作规范,行业内多参考《山东省价格鉴证操作规范》,综合考虑日营业额,税费、保险费、运输管理费等日不变成本,驾驶员工资、燃油费、路桥费等日可变成本,核算剔除日可变成本、日不变成本后的每日纯支出。受损车辆中止运营活动直接导致日营业额、日可变成本归零,但车辆依法需求交纳的税费等不变成本不受运营活动中止影响,所以在计算停运损失时,不变成本该当考虑在内。而且,客、货运市场因势因时或有所波动,加之不同当事人的运营成本管控能力、运营能力、获利能力等或有差异,在具体计算停运损失的数额时应综合考虑。
 
    (三)停运损失赔偿责任归属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成绩的解释》(法释〔2012〕19号)十五条明确合法、合理的停运损失应由侵权人赔偿,当侵权人同时投保交强险、商业险时,“解释”十六条进一步明确了先交强险赔偿、后商业险赔偿、仍有不足部分由侵权人赔偿的先后顺序。然而,《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2014版)》第二十二条、二十六条规定,依法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损失,保险人按照合同商定在保险限额担任赔偿,但是停运损失除外;交强险条款第十一条第三款也明确停运损失不担任赔偿和垫付。那么,停运损失的赔偿责任应该如何归属?笔者认为,应区分保险公司能否及时定损、维修厂能否及时维修、当事人怠于处理或故意拖延几个方面分别阐述。
 
    首先,定损期限自被保险人报险之日起算,保险公司不及时定损超出法律规定期限产生的停运损失,应由保险公司承担,不能以责任免除为由拒绝赔偿。“保险法”规定,保险公司收到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的赔偿请求后,复杂情形也必须30日内作出核定,保险公司未及时履行定损义务,导致停运工夫延伸,该当赔偿当事人因此遭到的损失。
 
    其次,自受损车辆进厂之日起算,因维修厂不及时维修、订购配件未及时到货、维修及时等要素导致超出正常维修工夫,针对工夫延伸部分停运损失,笔者认为应由维修厂承担。回归本案,经鉴定机构测算受损车辆维修时长约30天,如果维修厂不能够在30天之内修复受损车辆,由此导致的停运损失扩大部分,维修厂应担任赔偿。
 
    第三,在道路运输市场行情不好的时分,部分当事人或怠于维修事故车辆,甚至故意拖延处理,进而人为地延伸停运工夫,这部分停运损失,应该由当事人本人承担,其他的事故当事人负有举证责任。
 
    排除上述三种情况,即便保险公司及时定损、维修厂及时维修、当事人积极处理,损坏车辆还是会产生停运损失,笔者认为这部分损失应该由侵权人承担。最高院司法解释曾经明确侵权人的赔偿责任,鉴于侵权人购买了相应的交强险、商业三者险可以将一部分风险转嫁给保险人,但保险人按照保险合同商定不承担停运损失亦无可厚非。从对价平衡准绳看,保险合同是非要式、非理论的双务性合同,合同单方互负对价给付义务。投保人负有交付保险费的义务,保险人则有风险承担的义务,二者之间必须具备“对价”关系,即保险人基于投保人缴纳的保费承担相应的风险,这是保险制度的本质要求和保险合同的基本准绳之一,如果支持停运损失赔偿请求,明显有悖公平准绳。
 
    笔者认为,立法的滞后必然导致法条缺失、规则失语,依法从事运营活动的车辆因受损维修中止运营活动而产生的合理损失,受法律保护,但目前审判理论中关于停运损失的处置有待进步。在相关法律法規尚未完善之前,可以自创本文分析,科学地、理性地运用法律准绳及法理来妥善处理侵权纠纷、保险纠纷。
 
 
 
 
 
 
 
 
 
 
 
 
 

津公网安备 12010302000966号

热门关键词: 皇庭娱城官网网上娱乐 皇庭娱城官网网址 皇庭娱城官网登陆 皇庭娱城官网官网 皇庭国际娱乐平台 皇庭娱城官网游戏 皇庭娱城官网平台官网 皇庭娱乐棋牌安卓下载 皇庭娱城官网线上娱乐 皇庭娱城官网网页版 皇庭娱城官网怎样样 皇庭娱城官网是真的假的 皇庭娱城官网官方网址 皇庭娱城官网网址是多少 皇庭娱乐西游捕鱼最新下载 皇庭娱城官网下载 皇庭娱城官网手机版 皇庭娱城官网靠谱吗 皇庭娱城官网在线 皇庭娱城官网电子游戏 皇庭娱城官网老虎机 皇庭娱城官网app 皇庭娱城官网客户端 皇庭娱城官网注册 皇庭娱城官网平台 皇庭娱城官网国际
常州市 青岛市 长沙市 上海市 洛阳市 威海市 南京市 西安市 常州市 福州市 淄博市 石家庄市 哈尔滨市 济南市 重庆市 徐州市 嘉兴市 大庆市 唐山市 佛山市 济宁市 邯郸市 杭州市 潍坊市 东莞市 南通市 天津市 苏州市 南阳市 昆明市 东营市 武汉市 沈阳市 长春市 宁波市 温州市 烟台市 北京市 成都市 绍兴市 沧州市 郑州市 广州市 泉州市 台州市 大连市 保定市 无锡市 临沂市 金华市

      <kbd id='rtgnerhdfb'></kbd><address id='rtgnerhdfb'><style id='rtgnerhdfb'></style></address><button id='rtgnerhdfb'></button>

              <kbd id='rtgnerhdfb'></kbd><address id='rtgnerhdfb'><style id='rtgnerhdfb'></style></address><button id='rtgnerhdfb'></button>